互博国际hooball_hooball手机客户端_互博国际APP下载
本站提供互博国际网站,客户端下载,互博官网客户端下载。
互博国际hooball正式版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最新报道 > 正文

田玉生:我要替牺牲的战友继续为党和人民作贡献

作者:访客发布时间:2021-06-17 08:11:35分类:最新报道浏览:7


导读:田玉生,男,1927年10月出生,河北省黄骅县人,1947年6月入伍,194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先后担任班长、排长、连长、作战参谋,参加过解放战争及朝鲜战争,全身负伤十九处,立...

田玉生,男,1927年10月出生,河北省黄骅县人,1947年6月入伍,194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先后担任班长、排长、连长、作战参谋,参加过解放战争及朝鲜战争,全身负伤十九处,立三等功四次,获解放勋章、和平鸽奖章多枚。

田玉生 (摄影:李陆)

开篇

74年前,他是晋察冀野战军的突击队员,机智顽强,英勇善战,屡立战功。

70年前,他保家卫国,除夕夜跨过鸭绿江,带领尖刀连将尖刀插入敌人“心脏”,铁原阻击战拼死坚守阵地96小时……

2021年春天的这场采访,打开了田玉生老人尘封已久的记忆,揭开了一段火热澎湃的历史与矢志不渝为党奉献的岁月。

采访田玉生(摄影:李陆)

采访者与田玉生老人在一起(摄影:李陆)

漫漫硝烟中百炼成钢   烈烈党旗下许铮铮誓言

在解放战争的硝烟战火中,1947年6月,出身贫苦农民家庭的田玉生参了军,那一年, 19岁的他成为了晋察冀野战军3纵队8旅24团2连的一名战士。

“入伍不到半个月,我就开始打仗,排以上战斗打了140多场,很多都是大仗、硬仗”, 回忆当年战斗的岁月,现年94岁的田玉生精神焕发。

他人生的第一场战役——保北战役,一打就是12天。1947年6月25日,为策应我军在东北战场的作战,晋察冀野战军向国民党军发起进攻,6月28日晚,歼敌1个团;至7月6日,已拔除田村铺至北河店间铁路沿线国民党各据点,歼敌8200余人。

在野战军的连续打击下,国民党军被迫将其主力7个军32个师收缩于北平、天津、保定三角地带。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关于主动作战、力争在运动中歼敌的指示,10月11日,野战军以围点打援战术打响清风店战役,围攻徐水,迫使敌人派出援军,田玉生与战友同敌人激战4天,多次打退敌援军。

见局势不妙,驻石家庄的国民党第3军罗历戎部北上保定,企图会同由平、津出援之军对我进行夹击。我军必须以一夜100多公里的速度赶在敌人之前。“一昼夜从保定北到清风店,根本不可能,除非是从天而降。”罗历戎断言。他万万没想到,野战军真就“从天而降”了,田玉生所在的部队连夜急行军到达清风店,很快对罗历戎部实行了分割包围。

田玉生回忆说,长途行军,同志们脚底起了泡,踩在地上,针扎一样;而且夜间温度低,湿乎乎的衣服贴在身上,冰凉!即使这样,因为过于疲惫,很多人走着就睡着了,但是一和敌人交手,冲劲就上来了,越打越兴奋。

此役一举歼敌1.7万余人,创造了我军远距离作战的奇迹,彻底扭转华北战局。20天后,经六天六夜激战,我军攻克石家庄,歼敌十几万,将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,为辽沈、平津、淮海三大战役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打下石家庄后,田玉生随部队行至易县时遭遇敌人两个团伏击,在激烈的反击中,他小腿被弹片划开一个大口子,血很快染红了裤腿,接着额头一热,眉毛被敌人子弹削去半个,殷红的血反倒更激发了革命斗志,他冲锋更加勇猛了。

田玉生忆峥嵘岁月激情讲述(摄影:李陆)

行军从不掉队、打仗奋勇前冲,党组织开始注意到这位英勇的小战士,一心向往的党,召唤到田玉生,这让他又激动又幸福。他当时就暗下决心,要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,要像最优秀的共产党员那样去忘我战斗!

此后的战役中,他一次次冲锋在前。1948年3月23日,张家口化稍营攻城战打响了,炸药包刚把城东门炸开,作为突击队员,田玉生率先冲入,班长随后也冲了上来,40多名敌军迅速将他们包围,他们一边向敌人投掷手榴弹一边向城门楼上走,打死打伤敌人20多名,更多敌人围攻上来,他们两人死死拖住敌人,掩护主力部队一举攻克整个城池,歼敌一个团。 “后来才发现满脸都是血。不知什么时候,子弹把头皮剃掉了一块……” 田玉生回忆说。

在残酷战争的磨练与洗礼中,一年时间,田玉生已成长为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。1948年6月,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,在党旗下许下铮铮誓言。

田玉生年轻时照片

狂奔100多公里,趟过刺骨的桑干河,新保安战役消灭国民党王牌军35军;冒着枪林弹雨,太原战役啃下阎锡山500多个碉堡;越峻岭涉黄河,兰州黄河铁桥恶战马家军……,他用行动践行着党旗下的誓言,也从一名战士成长为通讯班班长、排长,直至连长,创造了一个排消灭敌人一个骑兵连、一个连降服国民党军一个营的战绩,和战友们打出了解放军的军威,为解放全中国,建立新中国打开了胜利之门。

奋勇杀敌战场洒热血 保家卫国英雄写忠诚

谈到当年参加朝鲜战争,田玉生说:“当年过鸭绿江的时候,就没想过回来,抱着用生命保卫祖国和人民的决心,我从来没怕过。”

1951年2月,时任63军188师564团1连连长的田玉生,除夕夜,带着对祖国与人民的无限热爱,满怀激情,踏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征程。

“数九寒冬、冰天雪地。为防空隐蔽,白天和衣露宿在冰雪皑皑的山沟里、树丛中,夜间在零下二十几度严寒中,顶着刺骨寒风,每天走上百里地。眉毛上挂着冰、头上淌着汗、脚冻得生疼。那时,想到的不是饥饿、寒冷,而是尽快赶到前线,消灭侵略者。心中有信仰,越苦越累反而越乐观。”田玉生回忆。

走了二十多天,部队到达临津江附近。

面对联合国军设防坚固的临津江防线,作为突破临津江第一梯队尖刀连连长,田玉生趁夜色带通讯员悄悄潜入临津江,摸清敌情,制定了周密的渡江方案,4月22日晚,五次战役打响了,尖刀连率先冲锋,快速过江,为后续部队开辟登陆场,仅用十几分钟时间,188师已全线突破临津江,敌人沿江防线迅速瓦解。

敌军主力节节败退,我军乘胜追击至南朝鲜,一路打前锋的田玉生,此时已连续做战一个多月。

这天,部队行至禾也山,美军凭借天险,在山上布了一个连的兵力,封锁山下的交通要道。田玉生奉命拔掉这根钉子。面对枪炮精良、武装到牙齿的美军,正面进攻收效不大,田玉生决定智取,夜晚,兵分两路,一路从正面佯攻,主力绕至山后,将“尖刀”从敌背后插入,拿下禾也山,已是夜里10点。

正当疲惫至极的志愿军准备休整时,联合国军开始了蓄谋已久的反扑,6个师已悄悄逼近,没有时间休息,部队连夜撤退,走了将近100里地,上午10点,刚过北汉江,敌人依托“四个轮子”,前锋已集结江边准备渡江。

为掩护大部队,田玉生带领连队登上无名山,用2门迫击炮、2挺重机关枪,火力阻截敌人渡江的船,激战中,1挺重机关枪连同射手被敌人击落坠入汉江,又不知打了多久,派去的侦查员回来说,大部队已撤离,田玉生刚松了一口气,准备撤离,不料,一个炮弹过来,他昏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几只荧火虫从他头顶飞过,恍惚中他以为是信号弹,一激灵醒过来时发现,敌人大部队已渡过北汉江,一队队正在夜色中行走,有美军、有南朝鲜军,除了身边仅剩下的40多名战士,漫山遍野已全是敌人。

此时,他们几近弹尽粮绝,有战士说与敌人拼了,他制止住,暗暗观察,雨季敌人都披着斗篷,他让战士们将从禾也山缴获来的斗篷穿在身上,在夜色中与敌人擦肩而过。走了几里地,在一个山洞子里发现了敌人的粮食、弹药,他让战士们吃饱了背足了,回身一个手榴弹将山洞炸毁,扬长而去。

第二天,追上大部队时,189师正在铁原修筑工事,炊事班刚给做了饭,还没吃,美军四个师近5万人,携1300多门火炮、400余辆坦克和数百架飞机,已逼近铁原,企图断我志愿军回撤之路。

在主力大军命悬一线之际, 63军临危受命,奉命阻击敌人,坚守铁原10至15天。

5月30日凌晨,隆隆炮声震碎了铁原的宁静,美军一个小时内,向志愿军阵地倾泄了4000多吨的炮弹。在一块长20余公里的丘陵囊形阵地上,一场铁与肉的比拼也就此展开。

第一梯队189师顽强坚守阵地至6月3日,伤亡严重,6月4日拂晓,田玉生所在的188师进入阵地接替189师进行防御。

美军在地空交叉火力掩护下,分多路向188师阵地实施波浪式疯狂攻击。“最初两天靠坑道战与敌人周旋,打了两天弹药就快没了,白天就打狙击战,晚上到敌人尸体上搜寻武器弹药补给。那仗打得太不容易了!” 田玉生回忆。

美军向188师564团防御阵地疯狂冲击,企图攻克阵地,迂回铁原。飞机投下大批炸弹,猛烈的炮击声中,黑压压锃亮的钢盔一片又一片,像蝗虫一样一波又一波向我阵地卷来。激战中,二连连长阵亡,田玉生指挥两个连,打退敌人数次进攻。

夜晚,疲倦不停向他袭来,但是,为了明天的战斗,他打起精神给战士鼓舞士气,又做了分工:一个排,收集敌人死尸上的弹药,一个排潜入敌人阵地,趁敌人熟睡之际,将炸弹扔进敌人帐篷,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,再带回来足够的弹药。

战斗的夜晚紧连着战斗的白天,成片的敌人死尸倒在眼前时,田玉生腹部也被敌人炮弹划开了十几厘米的口子,当时他感觉一股热流涌出,低头一看,肠子快出来了,紧张的战斗使他无暇顾及,他继续带领战友数次粉碎敌人疯狂的进攻。凭借顽强的意志,他们完成了坚守任务,而此时,整个阵地只剩下12人。

田玉生获得的部分荣誉(摄影:苏秋芳)

历经沧桑而初心不改  饱经风霜却本色依旧

这样一位身经百战的英雄人物,此后岗位、身份多次改变,可对党和人民的“绝对忠诚”却从未改变……

1958年田玉生(右一)在河北邯郸市与抗美援朝战友祝建林合影

“父亲是军人出身,工作上一切都服从组织安排,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党让去哪就去哪,印象最深的是,因为这个,我上学期间换了5个学校。”田玉生的大女儿田素军说。

“父亲在军队时,一年回不了几次家,在军区后勤部物资部工作时,特别忙,我印象中几个月回一次家就不错了;转业了,那时他管磷肥,南方磷肥好,他经常出差去实地调研,一心扑在工作上,我们和他一年见不了几面;倒是他离休了,我能有机会经常和他聊聊天。有一次,我问他,‘您那么能打仗,为啥去搞后勤?’父亲说:‘我是军人,一切行动听指挥’。”

以党的事业为重,从大局和全局出发,一切行动听从党的安排,已深深地镌刻在田玉生的心里,他不但自己如此,还教育儿女也要这样。“父亲有个习惯,每天坚持读报,只要有这方面的文章,他有机会就念给我们听。” 田素军说。

“我上初中时,同学们都坐车上学,父亲鼓励我发扬艰苦朴素的革命精神,走路上学,到高中毕业,5年时间我走出了红军万里长征的路程。”

1975年5月,田玉生在北京军区后勤部工作期间照片

“那时父亲的工资挺高的,他常常把那些钱接济家乡穷苦的亲人,人家房子漏水了,他给人家钱修;上不起学,他给人家出学费;我那时穿的棉袄里子都是用一片片碎布拼接的,我穿完再给弟弟妹妹穿。父亲的这种艰苦朴素、关心群众的革命精神深深影响并滋养了我们。” 田素军说。

1986年1月,田玉生(右二)在北京市农业局系统工作期间赴磷肥厂调研

“父亲处处维护党的利益,有一句话总是挂在嘴上:‘群众利益无小事,维护群众利益就是维护党的利益’。他离休后,更忙了,到后来,我们家都快变成了群众矛盾调解室了,我有时劝他,‘您都八十多了,怎么还管那么多事?’”

这么多年田玉生帮了多少人,他自己也记不清了,老人90岁生日时,给他来祝寿的人挤满了他那简陋的家。

现年94岁的田玉生,眼睛已看不了报纸,每天通过电视关心国家大事。他说:“人离休了,政治上思想上绝不能离休。”

结束采访时,笔者抑制不住内心的崇敬之情:“致敬英雄!”老人淡淡地说,“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什么英雄,70多年来,我只是做了一名普通共产党员该做的事情。”

作者:苏秋芳

标签:敌人阵地部队


互博国际 app